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专访|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:向万达致敬 与融创互动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8-05-03 13:58)
文章正文

专访|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:向万达致敬 与融创互动

2018-05-02 18:32来源:时间财经融创/万达/乐视

原标题:专访|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:向万达致敬 与融创互动

在2017年的乐视大危局中,张昭执掌的乐视影业无疑是幸运的。

乐视七大生态中,融创中国的孙宏斌只选中了影业、电视和乐视网进行投资。2017年初和年末,孙宏斌两次增资驰援,融创中国超越贾跃亭的乐视控股,成为乐视影业公司第一大股东。其后,张昭将公司名称变更为“乐创文娱”,率先从乐视的债务与信用危机中挣扎出来。

北京时间财经记者|岳嘉

受访者|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

不仅如此,融创中国还收购了万达旗下13座文旅城项目,总规模达957万平米,一跃成为中国文旅地产的龙头企业之一。欲将电影IP化的张昭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。

4月28日,作为乐创文娱董事长,张昭受邀出席了青岛东方影都的开业仪式,接受了时间财经的专访。

谈到文旅地产布局,张昭表示,乐创文娱与融创是合作关系,未来将以融创的土地资源开局,参与建设文化小镇等项目。至于近况不佳的乐视网,张昭认为其作为视频平台仍有价值,但不再是像爱奇艺、优酷和腾讯视频一样的流量入口。

时间财经对话张昭

Q1

谈万达融创文旅局

文旅项目不是做外景地

时间财经:《长城》的外景地是在黄岛,当时这里还没有东方影都,摄制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?

张昭:提到东方影都,我认为万达对中国电影做了一件居功至伟的事情,我们要向万达集团、向王健林先生致敬。《长城》是大项目,需要有这样一个大的电影工业基地,如果我们当时就有一万平米的摄影棚,就不会那么狼狈地翻景、用集装箱搭棚等等。这里空气也比北京好。我认为东方影都建立的工业体系,将推动中国电影产业升级为文娱产业的核心。

时间财经:包括东方影都项目在内的13家万达文旅城,将由融创中国持有、万达集团运营,乐创文娱将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?

张昭:包括东方影都在内的13个文旅城都是融创中国文旅、文娱战略的一部分,乐创文娱也在其中,我们的电影将成为文旅文娱产业的核心。电影负责构建一个世界,进而成为一个乐园的主题。未来的文旅城将依靠我们的电影去输出IP

时间财经:目前有哪些IP具备了进行线下开发的条件?

张昭:过去10年我做了100部电影,未来十年我考虑做20个IP。在去年我们发布的12个IP中已经有一部分在做线下开发的尝试。比如《神雕侠侣》、《刺局》等。不光是在万达的文旅城,我们还会建更多的文化小镇。

时间财经:以融创的土地储备资源为基础,自建文旅项目?

张昭:以融创的土地资源开局,未来我们也会自己去拿地开发。万达13个文旅城已经建好了,文化小镇将是下一代产品,是IP体验产品。

时间财经:比如开发一个盗墓粉的主题乐园?

张昭:当然也可以,想象空间很大,慢慢开发,我们已经有10几个IP在做了。但不是一部电影就能做,那只能叫外景地。比如《神雕侠侣》,我们将拍三步曲,之后就可以尝试落地。IP品牌化之后才会考虑向主题乐园、文化小镇落地。

时间财经:上海迪士尼开张不久,在2017财年就实现了盈利,但国内许多文旅项目都处在亏损状态,你怎么看国内这些主题乐园或电影小镇的现状?

张昭:不能以游乐作为驱动,游乐消费和IP消费是两回事。迪士尼做的不是观光旅游业,而是文化旅游业。电影是文化品牌最重要的媒介,它将向所有衍生出的产业赋能,这是电影的本质,也是消费升级的本质。

Q2

谈中国电影工业化和走出去

单纯搞IP改编是抢钱

时间财经:电影工业化的标志之一是制作规模化。国内一些公司单片成绩不错,但很难打造规模化的优质产品,比如《功夫熊猫》背后的东方梦工厂。规模化的难题如何破解?

张昭:单片看是没有实现系列化。其实在这背后是大家对IP的理解存在问题。IP化不等于IP改编,把(热门)IP改编成电影,那是趁势“抢钱”,与IP化是两回事。

IP化是把明确的世界观、价值观和人物设定的内容进行系列化制作,进而成为一种知识产权。

乐创文娱要从电影公司升级成文娱公司,作为制片人、投资人和发行人,我做过超过100部电影,接下来产业、公司和我本人都要进行升级,IP化是重要的理念和举措。

IP化背后有两个必要条件,首先是品牌化,然后是系列化。打造品牌就是建立用户和产品之间的信任关系。以我们以往成功的案例来分析,《熊出没》系列取得了家长和孩子的信任,《小时代》系列取得了中学生的信任。一些IP改编虽然有着泛影响力,但不代表建立了信任。所以有的IP一度很火,但拍成电影之后票房垮了。

时间财经:或许有些IP改编操之过急了?

张昭:当然,品牌系列化是持续的过程,要对得起用户对这个品牌的信任,这个过程中要严格管理。比如迪士尼的米老鼠,它在授权开发时对每一个产品都有严格的管理, 产品品质不行或者体现不了它的价值观,迪士尼都不会给你授权。

大家可能不理解,怀疑我为什么要做四部《小时代》?为什么要每年出一部《熊出没》? 为什么不去做更能赚钱的电影?我们放弃了很多赚钱的电影,在品牌化基础上坚持系列化。过去这些年的做法也为我们今天的升级转型做好了准备。

时间财经:但也有观点认为工业化意味着电影投拍门槛的提升,这将导致小片厂无法生存。你是否赞同?

张昭:我没有说那些低成本电影不能做,比如网络大电影。市场需要各种各样的产品,我提倡的是迪士尼化的商业模式,整个产业应该以此为主。美国也有一大批独立制片人。

时间财经:电影工业化不会消灭小众电影?

张昭:绝对不会。我以为,皮之不存、毛将焉附?商业模式是皮,小众电影是毛。我是学独立电影出身的,美国的独立电影生生不息,是因为整个工业化体系存在,院线、从业人员都在。像张艺谋导演,他以商业片、大制作为主,但是偶尔也会拍一部《归来》。总之,Mainstream(主流)存在,Alternative(另类)才会来,否则的话后者无从谈起。

时间财经:根据你在好莱坞获得的经验,国内的影视项目,单片的融资渠道还有哪些可以拓宽?

张昭:好莱坞的融资以IP拥有者即我们常说的六大片场自有资金为主,其次主流电影配有银行的信贷资金支持。一般从资本的角度讲,不是靠凑钱,而是由大的片场去主控。

时间财经:现在国内一些电影的出品方和发行方往往是公司扎堆。

张昭:没错,目前中国电影所处的阶段包括它的金融体系,还远远没有成熟。东方影都未来的软件也是非常重要的,融资租赁、保险这些是金融配套,需要慢慢来。真正的工业和产业,软件是起主导作用的,现在看到的是一万平米影棚这些硬件,再过几十年,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软实力上还要下功夫。

时间财经:国内的片方手中有大量版权,但去银行申请文创贷款,双方对这些版权的估值分歧很大。这个问题在好莱坞是否有解决方案?

张昭:问题原因在于市场上缺少成熟的、可评估的商业模式。如果没有足够多的案例,银行当然不会贷款给你。我们还在积累的过程中,谈银行的金融解决方案还言之尚早。所以我强调整个产业要知识产权化,知识产权有可持续变现的案例,银行才会有参考,配比资本上的估值。

时间财经:这意味着产业成熟,银行会主动找上来?

张昭:当然,中国电影市场的营收还是太小,又不稳定。当务之急,产业模式要升级,这也是乐创文娱在努力的方向,可积累、可循环、可持续、可放大地打造IP。

时间财经:当前好莱坞有一些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忧虑,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,他们担心中国对美国的进口片配额和合拍片分账比例会进一步收缩。作为国内的电影公司,如果这种忧虑成真,是好事还是坏事?

张昭:他们的担心有点多余了,我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,电影行业也需要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。讲到底,中国电影也不怕好莱坞电影。

时间财经:乐创文娱有哪些国际上的合作伙伴?哪些项目正在推进?

张昭:国际化的路我们一直在走,我们做了《敢死队》系列,也有《长城》中同环球影业的合作,正在推进的《狼图腾》是和狮子王的导演合作。这些都值得一试,我们看好全球化的前景。这中间会有波折,不管是我们行业要解决的问题,还是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问题,各种各样的困难都会发生,但这条路还是要坚持走下去。

《长城》在一带一路国家的票房要超过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票房。这说明中国电影在一带一路市场多花一些功夫,我们的全球化成绩会更好一些。不能总盯着发达国家市场,它在文化上未必与你契合,一带一路国家的文化虽然不一定与我们相似,但对我们更友好。

时间财经:不去占领北美的票房市场?

张昭:要有选择。我们在娱乐化上比不过好莱坞,但实际上文化积淀远远超过他们。技术上我们和好莱坞合作,消费市场上我们要侧重服务于一带一路国家。这是我给中国电影的提议,也和国家的政策是契合的。

Q3

谈新乐视

乐视网作为平台仍有价值

时间财经:您之前倡导的分众分屏运营概念,是否还会坚持?

张昭:当然还会坚持,这是电影产品的核心运营架构。现在观众的时间太少,不能只让他们在电影院消费电影产品。分屏概念很重要,乐视此前一直在做家庭客厅大屏,1000多万客厅大屏背后意味着3000多万的用户,数量还在增加,家庭影院将成为重要的放映渠道。

分众概念也很重要,家庭影院和院线(的观众)就是两个不同的消费群体;家里不同的房间也需要不同的产品,儿童房、老人房、书房和客厅,都要进行内容分众。另外,你没办法让喜欢《小时代》的人去喜欢《归来》,这是两代人的差别,文化价值需要分众。

过去一年中国有798部电影,都是电影,但是对准谁的电影呢?互联网电影将把观众变成用户,任何电影都需要有特定用户,从泛众到精众。

时间财经:乐创文娱是否会建设自己的视频平台?乐视网作为视频平台,还有哪些价值?

张昭:乐视网还在,它将不再是一个流量平台,而是一个精众平台。未来是以智能电视为入口主攻家庭观影市场,这其中有年轻一代的市场、亲子市场和敬老市场等等。

时间财经:所以乐视网不会被舍弃?

张昭:作为平台,它依然有价值。

时间财经:公司目前还有多少互联网技术人员?

张昭:技术的主要作用发挥于用户运营上。乐视过去是技术导向型的公司,目前的新乐视还有很多的技术团队正在工作。互联网是内容娱乐化的工具,但内容的核心还是品牌。假设《熊出没》去到其他平台,它的受众就会跟着过去。平台的价值要让位于品牌的价值。

时间财经:前不久NETFLIX的创始人说短期不会进入中国市场,是因为腾讯、爱奇艺和优酷太强大?

张昭:流媒体讲的是广告,视频平台讲的是会员收费模式。这两个还是有所不同的。

时间财经:之前你也提出过公司要降低对票房收入的依赖,把票房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降到一半以下,公司还会有哪些其他稳定的收入渠道?

张昭:未来五年,我们将有四大方面的收入开源:视频会员、文旅、品牌联营和衍生品。前三项是最后一项的基础,电影的IP品牌化运营则是基础的基础。

时间财经:乐视网和优酷、爱奇艺等平台从竞争走向了合作,未来会怎样?

张昭:会保持合作的关系,区别于他们的流量入口导向,文化价值将成为我们的入口,让用户跟着内容走。

时间财经:公司更名为乐创文娱之后,孙宏斌有没有提出一些新的要求或期待?

张昭:谈不上要求,我们和融创是合作关系,融创中国是我们的第一大股东,文化行业和地产行业结合就形成了文旅行业。

时间财经:融创中国将成立自己的文旅集团,乐创文娱也在其中?

张昭:我们是双轨互动、互相融合的过程,希望能碰撞出火花。

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,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,同时请勿删除文中北京时间财经(ID:caijingbtime)字样,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标签
热门文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